桶專欄

小樽的雪

三浦群來
2017年12月25日
三浦群來

你知道北海道的雪嗎?
想像玻璃廢物那樣有那個,細,正颯颯乾。
雪道發出gyungyun東西在腳下破聲音。
以及雪與鹽酸相似,也比那個送更感到奇怪的味。


這個是有緣的小說家1930年在小樽抒寫的文章。
我被這篇文章引導,到小樽來了。

 衹知道在首都圏裡面含有許多下的水分的重的雪的我想像不能夠颯颯以及gyungyun是什麼樣的東西,抱著不過浪漫的形象。
 以及在初次在嚴冬的小樽走路了的時候我的腳得到了正如被在那篇文章表現了那樣的感覺。對手強調小的雪在臉指出,扎的痛疼下雪,并且做米粉團吧的話pan和在把裂開的幹爽的手感以及雪道踩結實了的時候對腳底心傳達的細膩的柔性。是即使拿哪個也心跳的新鮮的經驗。鬆軟的新雪特別。被放晴的日的陽光以及夜間的照明反射,打出眩ikiramekio,變得想感謝始自於自然的禮品。
 在乾燥的雪的日,不需要傘。在進入建築物之前衹要迅速地付對帽子以及肩膀積起來的雪就可以了。有難以與車的輪胎同樣地滑倒的鞋這個東西,一邊和天氣預報商談,一邊換上了。但是大意嚴禁。
 被踩實的雪道是氣溫跌下來的話變成光滑的冰狀路面(冰雪)。如果風強大像滑冰那樣站著了身體在冰上滑,接近坡道,抓住如果但是沒有原地不動。這樣得的話由於始自於自然的感到困難的禮品是使啞口無言。慌慌張張提出腳的我還是雪道的初學者。

 小學生的列和su超過磨磨蹭蹭的我的旁邊。不跌倒而在等路燈趕上的我為什麼能走路問竅門。
他們回答盡管是滑動,但是走路的用竅門打滑的開心了。那個對為害怕打滑的=而直接連接的我結果是不知所雲,并且腦袋勉強,勉強的身體
表示不行的沒用和拒絕反應。總有一天對我打滑的=快樂的日甚至訪問,什麼樣的雪道颯爽,并且變得能走路?
 這個冬天也借助於有防滑物的沙子和釘鞋大頭針的高筒靴的幫助,去很多的小樽的活動吧。